威利斯人 1

《我的前半生》在褒贬不一的声音里完结了,别的不讲,爱情和友情已经是公认的狗血max。

原著其实用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一个漂亮的全职太太生完两个孩子,丈夫出轨离婚,折腾两年,事业发达,嫁给了多金的建筑师。

电视剧除了角色名字在那里,几乎推倒重来,还加了类似《闺蜜男友爱上我》的争议情节,广为讨论。

然鹅,橘子君想说你们还是太年轻,比起电视剧的曲折,作者亦舒其实更有戏,人生不要太传奇。

威利斯人,亦舒本名倪亦舒,哥哥是作家倪匡,就是写卫斯理那一位,兄妹俩再加上金庸,并称香港文坛三大奇迹。

亦舒的作品算作“通俗文学”,当时她在香港大红,同时琼瑶在台湾大红。

两个人,都可以算作言情小说世界的高山前辈人物了。

橘子君记得林夕讲过,读张爱玲和亦舒的小说性价比最高,因为满篇金句。

举个例子,亦舒一句对李嘉欣的评判“美则美矣毫无灵魂”到现在还能批评草包美人,而且杀伤力max。

她还有一个核心思想贯穿写作始终——“做人最要紧姿态好看”,笔下女主角大多如此,但是她算不上。

有网友仿照当初东京台的操作方式总结过她的人生——

百度百科关于她的三段婚姻,是轻描淡写几句话,但是这几句话的信息量不要太大。

讲真,《我的前半生》的狗血程度,比不上她感情经历的一点皮毛。

14岁的时候,她在《西点》杂志发表文章,中学毕业的17岁,就去了金庸的《明报》当了娱记。

第一段婚姻就在她的17岁这年,她倒追才华横溢的穷画家蔡浩泉,父母不同意这段婚姻,她以自杀要挟。

“只在尖沙嘴乐宫摆一桌,朋友吃了顿饭”,闪婚get√

第一个孩子蔡边村get√

然而不到三年,婚姻就以离婚收场了。

随着蔡浩泉另娶,亦舒喜欢上明星岳华,亦舒直接要删除这段人生,不再和前夫来往,也彻底和儿子断绝联系…

2013年出过这么一条新闻,44岁的蔡边村自编自导了纪录片《母亲节》全是寻找母亲的心路历程,大家才知道亦舒还有个儿子,而且他们上一次见面是他11岁的时候。

蔡边村一直和父亲生活在一起,现在蔡浩泉已经去世了,蔡边村定居柏林了。

亦舒没有正面回应,只用了自己小说《妈》的一段话表明了态度“相信我,我是爱你的。我要你生下来,我只有十八岁。”

而他的亲侄子,就是倪匡的儿子倪震,还写过文章《我的姑姑亦舒》撕过亦舒六亲不认,就有提及她怕儿子上门要钱,之后生下的女儿才是如珠如玉,捧在手心里心尖上。

之后的第二段感情,是娱乐记者和大明星——亦舒和岳华。

有一段时间,岳华是邵氏影业最为赚钱的男明星。

你可能不知道他的名字,也没见过他年轻时的模样,但是一定对年老的他有熟悉感,TVB老面孔。

谈恋爱什么的没有关系,但问题是,当时岳华还在和郑佩佩恋爱。

…以及补充知识点,那时候亦舒和郑佩佩是闺蜜,想双击666了。

有没有《我的前半生》闺蜜和男友相爱的既视感,不止橘子君一个人这么想。

作为言情小说的大前辈,亦舒老师玩起恋爱的套路也是深——岳华开车,郑佩佩和亦舒坐车,到家后亦舒说自己有夜盲症,要岳华送她上楼。

当年盛世美颜的郑佩佩小姐姐表示很委屈。

亦舒依然爱得很高调,还在《明报周刊》上,1971年5月16日,第131期封面刊发了头条《亦舒为什么爱岳华》,就是她自己写的,完全是迷妹星星脸的那种爱慕。

封面就是岳华和亦舒的合照,封面右下角有小字“亦舒为什么爱岳华”。

——岳华有一张好人的脸 好人的性格

——我不会查中文字典 岳华就是我的字典

——他是这世界上罕见的例子

然而第二次婚姻依然终结了,这一次败在了亦舒的掌控欲和善妒任性。

有多夸张,报纸提到郑佩佩和岳华两人的恋爱,亦舒会剪掉岳华的西装,有一次太生气,将刀直接插在岳华床上的心口位置。

这个梗传了很久,2009年《志云饭局》陈志云采访岳华的时候,就聊到了亦舒。

岳华证实亦舒曾经因为嫉妒郑佩佩做出的这些荒唐事,并且还现场示范了一下怎么插刀。

“她的性格比较特别。当时我在邵氏宿舍住,她用刀向着我睡那张床,在我心口的位置插下去”

已经结婚定居美国的郑佩佩给岳华来信,亦舒将信件在报纸上公开,是压倒这场婚姻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段回应依然可以在2009年7月播出的《志云饭局》找到答案,岳华觉得亦舒伤害了别人的家庭,这样不可以。

想想《志云饭局》这个访谈节目,也是太多古早的八卦可以探寻了。

这段婚姻结束以后,亦舒27岁留学英国,“抛开香港的一切,只身拿着两只箱就去到英国求学”。

之后年岁渐长,开始回归理性的思考,1977年,亦舒回到香港,开始进入到她写作的黄金生涯。

声名越来越大,亦舒为人越来越低调了,性子开始沉稳。

终于等到第3段婚姻,这一次亦舒已经40岁,和港大的梁教授相亲结婚,学会了收敛脾气。

前文倪震的文章说过了,她人工受孕生下女儿,女儿名叫刘易斯,如珠如玉待她,开始在温哥华重新开始,过上了富足安逸的生活。

关于梁先生和刘易斯,网上内容太少,橘子君根本找不到他们的肖像,大概算是《我的前半生》男主翟有道一类的男性。

总之,师太亦舒的感情经历real丰富,从闪婚,到抛夫弃子,到插足闺蜜和男友,到掌控欲太过而分手,到相亲尘埃落定,就只能感叹,文人的感情世界真是一出大戏呀。

1997年的《鉴证实录》,很多人说聂宝意就有亦舒的影子:畅销言情作家,对爱情一丝不苟,独立知性,为读者解决爱情问题,但是自己感情一团糟。

作为一个也曾诗酒风流的女性,如果不用普通人的道德标准评判,亦舒这样的收稍似乎也不算太坏。

撇开亦舒的人生故事,其实她笔下那些有修养有能力有骄傲的女主人公们,她的300部文集至少启发了一代少女们。

最后一句

本人的故事比笔下的故事要狗血,在文人的世界里,肯定不是独此一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