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撇开一些学术上的各种争议,我姑且把动漫简单理解为动画+漫画,想问大家一个问题:现在的中国动漫行业,有赢利点吗?

我们的作品周边盈利了吗?

那么多的资本进入行业,现在有多少回报?

原创动画都赚钱了吗?

除了政府补贴我们的动画行业还有别的收入吗?

流量都变现了吗?广告植入成功了多少?

答案是,看似红海,实则蓝海。

中国网络文学用了二十年才走到的现在,当年那些被老师没收的禁书在我们长大之后,摇身一变,变成了热门IP。它们变成了漫画,变成了电影,变成了电视剧。

依傍着互联网的成长,一路喧嚣席卷话题,广告和赞助不计其数,小鲜肉和网红们扮演着曾经我们心目中的男神女神,实现了盈利。

在网络小说这块宝地被发现之后,热门作品的版权在几年之内被各方大佬卷走,缺少内容的资本,便看到了漫画和动画的巨大潜力。

于是,快看出现了,有妖气出现了,这些漫画平台培育着自己的漫画作品,也推广着自己的漫画作品,然后头部热门漫画的动画化成为必然。

《十万个冷笑话》《镇魂街》《尸兄》等一大批当年的国漫希望让众多喜爱动漫的人看到了曙光,动画电影《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票房的大获成功也让无数人感觉到:国产动漫的春天要来了?

但是这仅仅是对于看动漫喜欢动漫的人来说国产动漫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不得不承认的是,国产动漫这个圈子还是太封闭了,太容易自娱自乐去生产制造一些自嗨式的内容,而如何利用内容去盈利,这个问题,整个行业都还在思索。

传统的电视播放即使存在,也肯定不会成为行业赢利点;

毕竟是互联网极大发展的时代,面对的用户不同,付费观看是个比较可行的路,但是让绝大多数习惯享受免费的用户经常性付费观看,还是不够现实;

动画漫画与广告商合作,选择性在故事中植入广告也是近些年的一种尝试,同理还有授权形象合作的方式,也有一定的可行性。

但是众所周知,日本的动漫产业盈利大头还是周边,美国迪士尼的动画电影票房固然是一部分收益,但是最主要的能赚钱的还是周边,所以很多种声音也是认为中国动漫的赢利点应该是周边。

日本动漫产业收入分成中国动漫产业衍生品种类

据美国媒体报道,迪士尼动画电影《冰雪奇缘》上映后不到一年,影片主角穿的公主裙已经在全美卖出了300万条,收入约4.5亿美元。迪士尼高层曾公开表示,这部电影每年可以为迪士尼带来10亿美元的收入。

然而,当年的蓝猫就是盗版压死正版、以及授权泛滥导致品牌信用度下降的血淋淋的例子,周边衍生过程中的各种问题让蓝猫举步维艰,最终走到破产的边缘。

中国现在的衍生品市场还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去进入良性发展,品牌授权还需要很长的路去走。

所以,到底如何中国动漫产业才能实现盈利呢?

带着这个疑惑,很多很多的从业者都在思考,也探索出了各种不同的方式来尽力扩大动漫相关事物的影响力,动态漫画就是其中一种。

互联网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也改变了传统内容的表现方式,漫画从纸质阅读向电子阅读转变,而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和短视频的兴起也让动态漫画作为一种新兴的事物开始被大众接触。

动态漫画,顾名思义就是动起来的漫画,是一种介乎漫画和动画之间表达的艺术形式。近几年来,动态漫画作为一种新兴的手法,凭借短小却精悍的精彩内容,进入了大众的视野。

燃也文化则是作为国内动态漫画做的比较理想的公司之一,这次,我见到了燃也文化CEO周佟彤女士,对国内的动态漫画市场和现在的行情,我们进行了一系列的探讨。

走进燃也文化的大门,首先映入我眼前的就是燃也的logo和《天下第几》主要人物的雪弗板,之后,在会议室,我见到了周佟彤女士。

1、依旧是内容至上,故事为王的时代

无论是哪种艺术形式,能够打动人心的,最终还是作品表达的理念和想法,动态漫画也是如此。

从之前的《长歌行》到后来的《开封奇谈》,再到现在的《王兄李兄没完没了的故事》,都是作者在阐述自己的故事。有句话说的很有道理:学动画的同学经常在看动画的时候脑子里面不自觉地开始研究这个作品的视听语言,但是真正优秀的故事会让他忘记去留意专业知识。

《长歌行》动态漫画片段

燃也在挑选漫画进行动态漫画化的过程中也是遵循这一理念:首先得有一个强大的故事支撑,它的世界观经得起足够的推敲,并能撑得起开发。我们其实更欢迎故事封闭性强的作品,即不论经过多少年,每次重温都会给读者同样感动的作品。周佟彤对我说道。

2、为初生漫画铺路,为优秀漫画二次赋能传递信息,推广作品

资本进入漫画行业后,有大流量大批粉丝的量级漫画都迅速动画、影视化立项,这两年头部漫画的资源已经越来越少,一些初生的小众漫画作品或者一些还没有提上动画进程的漫画作品则需要更多的手段进行推广,用更多的时间进行孵化。

动态漫画则非常好的担任了这个任务,用比较低的制作成本去检验市场,用更快的视频形式去积累粉丝,让漫画更快地进入到变现的区间。

我们团队非常害怕的一件事就是自我感动,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我们必须做到时刻让观众给出反馈,给原作漫画扩充出来新的群体,把他们引回到作品本身上来。周佟彤如是说,有一部分作品是本身就已经非常火了,我们再把这部作品改编成动态漫画,为这部作品二度赋能。赋能这件事是我们一直追求做的事情,这不论是对我们自己签约作者还是版权方而言都是一件双赢的事情。这个事情,既难又有挑战。

动态漫画则是为漫画作品在动画化之前构建一个缓冲区,帮漫画进行跨媒介的宣传,更大面积触及到更多的人群。

王兄李兄没完没了的故事 序章

动态漫画的形态跟短视频的架构更加契合,相较于每集20分钟的动画来说,几分钟的泡面番、小段子形式的《王兄李兄没完没了的故事》更容易突破次元壁,让更多本来对漫画对动画并不是非常感兴趣的人群因为槽点笑点而被动态漫画的视频圈粉,这也是动态漫画相比较动画来说的一种符合时代节奏的优势。利用碎片化传播,来达到自己希望的社会影响力。

3、动态漫画变现还在探索中,打通作品各种形式之间的壁垒至关重要

目前整个动漫行业还在思索作品如何变现的问题,付费观看动画正在艰难探索中,漫画卖单行本只是比较初期的变现方式,很多行业内的投资者还是比较倾向于将这些作品进行真人化改编,影视化所带来的广告和投资收益以及效应和社会影响力还是动漫作品所远远不能及的。

在整个行业内,我认为动态漫画属于短视频的一环,我们在秒拍、美拍等短视频平台上面的成绩远比在长视频平台还要好得多。至于动态漫画如何做到变现,我们还是寄希望于动画如何做好变现,短视频什么时候能做好变现,因为毕竟载体是一样的,它们的问题解决了,动态漫画的问题也会迎刃而解。
周佟彤表示。

我们需要借助不同的形式去打破次元壁,破除对于动漫行业的故有成见和不正确的看法,同时一部作品的产业链应该做到最大化效应,从漫画到动态漫画,再到动画、游戏、真人影视剧,为此,我们需要比较快的途径非常准确地将信息传递出去。

其实漫画的门槛是比较高的,在中国,经常阅读漫画的人群还是小部分,但是漫画是一个非常好的故事发源地,也是相对比较低的试错场所,很多网文小说产业化的第一步就是漫画化。

配音对于动态漫画也尤为重要,同样的画质情况下,音质较好的视频更容易让人觉得内容比较好,通过声音去补足画面是每一个观众观看视频中的惯性。

二次元略封闭式的社交圈子让推广和宣传越发重要,VR作为一种比较新兴的方式,也被考虑在推广宣传内,例如《王兄李兄没完没了的故事》漫画出版物的扉页就有指引读者扫描画面在手机上观看动起来的漫画的娱乐性互动;

我们团队并不是技术出身,需要和技术那边磨合的地方特别多,所以我们现在就是在做尝试,有哪些点适合传播,能摸到读者们的痛点。
周佟彤在聊到利用VR宣传时这么对我说道。

而燃也在B站所做的不正经周报栏目则是想要在二次元群众中塑造更多的话语权,希望通过这个栏目让更多的人了解到燃也这个品牌,更希望能够通过这个栏目反哺自己的动态漫画,得到更多的关注。

最近我们也在对节目进行改版,在思考能不能通过增加渠道,把群体扩充起来,打通和三次元的关系。
周佟彤对不正经周报未来发展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即便动态漫画还在不断发展中,但是,这是一个很窄很小的圈子,在中国,看动画的人本身就不是大众,看漫画的人更是小众,动态漫画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都不会成为一种大范围流行的潮流。

但是它作为一种艺术方式,作为沟通产业链的一环,有它存在的价值,也有存在的必要。动态漫画的盈利方式还在探索中,中国动漫的赢利点也还在探索中,虽然前途漫漫,但是我们还是要怀揣着希望前行,因为我们不仅仅是行业从业者,还是动漫爱好者,我们最想看到的,还是整个行业的崛起和繁荣。

我们业内都在担忧的另一个问题就是自己的作品会不会好卖,能不能达到一个好的经济效应与社会效益。像我们这样的小公司,其实更寄希望于大公司把好的作品带出圈去。我希望未来国产动漫能出来一个形象或者作品,做到放到三次元中都能让大家耳熟能详的程度。采访最后,周佟彤对我说。

还想看更多动漫资讯、动漫新闻?请浏览文创资讯动漫频道

相关文章